北约强化全球军事存在难掩颓势

币游国际网

2021-05-14

北约强化全球军事存在难掩颓势■徐世伟近段时间,北约军事动作频频,密集开展活动,不仅挑动俄乌冲突,还高调宣称进军亚太、走向全球。 在当前国际社会大部分成员致力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促进经济恢复增长的背景下,北约冒天下之大不韪逆势而为,不禁令人侧目。

不过,这一全球最大军事集团虽动作不断,仍难掩其内外交困的现状和国际地位日渐式微的趋势。

北约近期军事动作频繁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

一是增加演训频率。

北约近期举行了“拉姆施泰因联合21-1”“欧洲捍卫者”等10余场军事演习,并多次在黑海、波罗的海、北海和北大西洋等地拦截俄军机编队。 另外,北约还不断推进联盟空天力量建设,加快太空作战中心建设步伐,并计划2034年前投入1亿欧元(1欧元约合元人民币)用于卫星项目。

二是挑起俄乌冲突。

乌克兰东部冲突爆发后,北约多次挑唆基辅方面采取激进军事行动,甚至直接参与一线战事。

今年3月,北约驻欧洲陆军司令罗杰赴乌克兰冲突一线指导作战。

4月,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彼奇访问乌克兰为其打气。

此外,北约多次向乌克兰增派军事顾问和军舰,并出动战略侦察机为其提供情报支持。 三是触角伸向亚太。

近年来,北约试图超越传统的跨大西洋组织,开始将目光投向全球,不仅跟随美国染指中东地区,还将触角伸向亚太地区。

今年1月,北约援助蒙古国建立网络作战中心,并向其提供设备和人员培训。 3月,北约外长会议强调要关注亚太地区大国崛起带来的安全挑战。

据有关媒体报道,除美国外,英、法、德等北约成员国也将派舰艇赴亚太地区巡航。

不可否认,北约上述举措产生了一定效果。 比如,联合军事行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北约一体化作战能力;利用乌克兰对俄施压牵制了俄罗斯部分精力,给其造成一定困扰;进军亚太地区密切了与美国的关系。 然而,北约上述显示军事存在的做法并不能掩盖其内部矛盾和问题。

一是地位作用下降。

众所周知,北约是冷战时期的产物,苏联解体后,其传统竞争对手不复存在。

在此背景下,北约存在的价值越来越遭受质疑,地位作用不断下降是不争事实。

二是内部罅隙丛生。 近年来北约不断东扩,目前已拥有30个成员国,尽管看上去“兵强马壮”,但随之而来的是内部成员国之间矛盾不断增多、立场愈发难以协调。 比如,土耳其与欧洲诸国之间矛盾难以弥合,土美、德美、法德之间也是矛盾重重。 三是与美渐行渐远。

美国是北约的主导国,但特朗普政府时期奉行“美国优先”,不仅频繁“退群”,还多次威胁向盟友索要巨额军费。 部分成员国指责其表现与“盟主”角色不符,甚至出现北约“脑死亡”言论,使美欧之间逐渐离心。

虽然拜登政府上台后努力修复美欧关系,但以目前情况看前景仍难测。

尽管北约上述做法为其继续存在找到了理由,但难解其深层次矛盾,从长远看甚至得不偿失。 首先,渲染威胁、构设共同敌人、组织针对性军事行动,并非“治本”之策,也难以弥合北约内部越来越深的裂痕。 其次,利用乌克兰牵制打压俄罗斯,必将引起俄罗斯强烈反弹。

一旦处理不当,乌克兰问题很可能成为“烫手山芋”。 再次,北约欧洲成员国紧跟美国进军亚太地区,无异于火中取栗,不仅难以获得实质性利益,还有可能沦为美国谋取利益的战略工具。

(《中国国防报》2021年5月10日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