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从“无”中的混沌,从你最喜爱的事物

币游国际网

2021-05-25

A:下面这段话,是我在十年前,整理自己的一本将要出版的诗集时写的,现在看依然感动,我在这里分享给大家:在阅读中,我总是在浩瀚的书籍里亲近并珍惜那些给我带来喜悦,并强化我的生命力的人物,当然,这必须是来自高贵灵魂的。 在传统中,最近有一种强大的力量一直在吸引我,在遥远的地方召唤我,那就是唐诗。 我一直在努力积淀自身的能量,试图走进唐诗与之融为一体,我深知这是一个理想。 这可能是“我”以及将来的时代需要穷尽全部生命去完成的事业,在这里,我不断地要求自己做一个“死者”。 在现当代汉语诗歌中,我的一部分反省的时间是潜在闻一多、李金发、戴望舒、徐志摩、卞之琳、冯至、穆旦、海子、多多、王家新、西川、李建春、肖开愚,以及台湾诗人商禽、郑愁予、哑弦、洛夫等前辈诗人的思考与探索的成果中,吸纳其中的营养,不断地让自己在他们中清醒,以接受我认可的光照。 在现代世界诗歌的版图中,我深感我们天生就处在地理的最低处,而我们中的睿智者,已开始领受天主恩典——那正在传遍喧嚣、焦虑的中华大地的智慧之福音。

西方诗人中,我尤喜意大利诗人夸西莫多、萨巴、翁加雷蒂、蒙塔莱,永恒的但丁是“我的祖父”,我是他根脉的一部分;波兰诗人切·米沃什,兹·赫伯特、亚当·扎加耶夫斯基;爱尔兰诗人叶芝,希默斯·悉尼;英国诗人艾略特,拜伦;德国诗人荷尔德林、诺瓦利斯、哥特弗里德·本恩,保罗·策兰,当然还有里尔克;俄罗斯诗人普希金、奥西普·曼德尔斯塔姆、茨维塔耶娃、阿赫玛托娃、帕斯捷纳克约瑟夫·布罗茨基是我的至爱;美国诗人爱伦·坡、艾兹拉·庞德、沃尔特·惠特曼、艾米莉·狄更生、罗伯特·弗罗斯特;杨·卡切霍诺夫斯基(JanKochanowski1530–1584)和西普利安·诺维德(CyprianNorwid,orCyprianKamilNorwid1821–1883)、保尔·克罗岱尔;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西班牙诗人加西亚·洛尔迦;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等等啊,就简单到这里吧。

这些诗人,以及那些没有列举的诗人,面对他们的作品,在他们各自的生命中,深思他们在各个阶段所面对的问题、他们的勇气、智慧与使命。

其实我现在想想阅读最多的还是,托马斯·阿奎那、但丁、歌德、乔伊斯、莎士比亚、荷马、屈原、杜甫以及《圣经》的相关文献等等,也有当代的思想家、社会学家与作家、诗人的书,我是在他们各自的系统中思考我关心的问题,也有现代汉语写作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