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大反攻》:当有一天,断网即是世界末日

币游国际网

2021-06-09

  作者:李悦  如果从影片译名的实用性和商业性角度考虑,索尼动画新片《智能大反攻》应该按照其英文片名直译。

突如其来的机器人大反叛打乱了主人公米歇尔一家的自驾之旅,原本有些隔阂的一家人在危机中增进了理解和信任,齐心协力打败了机器人,拯救了人类——《米歇尔一家大战机器人》。

准确,直接,暗示了影片热闹欢乐的整体氛围,还能刺激观众联想起影史上无数人类与机器人大战的经典之作。

中译片名却不约而同舍弃了直译。 相比豆瓣电影上意指不清的《智能大反攻》,港台地区《一家断线救地球》《无线之战》的译名似乎更着重点。 显然,在智能网络时代,与机器人造反毁灭人类相比,断网才是我们的核心关注和终极恐惧。   怀揣电影梦的网红视频博主女儿,对智能设备和社交网络一窍不通的守旧老爸,充当父女间润滑剂的妈妈和弟弟,还有一只搞怪搞笑的宠物八哥犬。

拼贴、滤镜、鬼畜、表情包、洗脑神曲。 有网友评价《智能大反攻》如同“大拼盘”,看似热闹非凡、花样百出,却不过是一个“披着科幻外衣的家庭伦理喜剧”,其内核依然是凭借家人之爱拯救地球的老套故事,毫无新意。

但跳脱出故事本身,这部动画大片在微小的细节设计和整体的情节设定方面都充满着讽刺。

应该说,讽刺才是其真正内核。

  女儿凯蒂要离开家去上大学,依依惜别、温情脉脉之际,手机振动,软件通知提示音响起,母女三人立刻被分散了注意力,各自刷起了手机。 临别聚餐,老爸提议放下手机,“用十秒的时间毫不分心地与家人进行眼神交流”,结果全家4口大眼瞪小眼,无话可说、如坐针毡。 公路自驾,沿途美景无数,但最重要的还是要时刻举着手机拍视频发到网上。

父女争吵,老妈在一边苦恼:怎么能来个“滤镜美颜一键优化”,呈现出与现实截然相反的“欢乐一家人”形象。 毕竟,在社交网络上,邻居家总是完美得令人嫉妒,“连狗都比我家的强壮”。 就算在即将拯救地球那激动人心的时刻,都不免心头一动:“发到社区群组,再不会有人小看我们!”谁知最后才发现,邻居们并没有在社交媒体上关注自己。

  熟悉吗?这不就是当下我们的生活?  更讽刺的还是关键情节的设定。

机器人毁灭人类的方法是切断无线网络:一键按下,WiFi从开到关,全球立刻陷入混乱,人们举着手机四处狂奔,为寻找信号纷纷自投罗网,钻进机器人准备好的配有无线网络的“人类趣味舱”,被集结发射到外太空(就不能用一下移动网络吗?)。

机智如女主角,想出了远程上载机器人终止代码的妙计,结果端着笔记本电脑与各种智能设备一通厮杀,好容易逃脱了,发现进度条到98%弹出了“上传失败”的提示(果然移动网络不够稳定?)。

生死存亡之际,电脑白痴老爸在被感化投诚的两个机器人的帮助下,入侵了全球屏幕,利用机器人不能对自家八哥犬进行“狗脸识别”的大bug,以女儿油管主页上的宠物视频一举摧毁了机器人大部队(到底断没断网?)。

然后,女儿奋力一掷,把整场阴谋的幕后黑手——数码助理Pal(类似Siri)丢进水里,结束了战斗(超级人工智能的阿克琉斯之踵:能毁灭地球,但不防水)。

  和所有合家欢动画大片一样,《智能大反攻》有一个光明的结尾。

守旧老爸接受了智能设备,学会了上网。

青春期的女儿打开了心扉,在网上与老爸互相关注、添加好友。 妈妈不再醉心于利用社交媒体营造阖家幸福的完美形象。

连一心痴迷恐龙的宅男弟弟也交了女朋友。

米歇尔一家带着宠物狗和家庭机器人再次踏上开心自驾之旅。 这一切如同他们通过一系列“神操作”战胜机器人、拯救全人类一般,欢乐,圆满,而又荒诞。   《智能大反攻》于2021年4月30日在网飞上映。 就在半年前,网飞刚刚推出了纪录片《社交困境》(豆瓣电影译名:《监视资本主义:智能陷阱》)。

片中,油管、脸书、谷歌等各高科技公司的内部人士纷纷揭秘,社交网络是如何利用人工智能算法收集隐私信息,攫取人们的注意力,致人上瘾、沦为数字奴隶;又是如何利用人工智能算法有选择地进行推送,蒙蔽人双眼,加剧隔阂、制造混乱和分歧。

这一切又是怎样改变了出生即身处社交网络中的一代新人。

影片最后沉重发问:我们会是“在幻象发生前见过世界真实面貌的最后一代人吗?”对此,《智能大反攻》作出了呼应——老爸叫凯蒂“放下手机去欣赏大自然”,凯蒂回答:“我正在欣赏大自然,用手机拍摄发到网上就是我欣赏大自然的方式”。

  《社交困境》一片在港台地区被译为《愿者上网》《智能社会:进退两难》。

又一次,中译片名更准确地抓住了问题的核心。 当有一天,断网即是世界末日。

而人类自救的办法是依靠互联网,在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帮助下战胜超级人工智能机器人。 这一切是何其讽刺而又荒诞。

而这,恰恰就是《智能大反攻》为我们讲述的“合家欢”故事。

  谷歌前“设计伦理学家”特里斯坦·哈里斯在《社交困境》一片中指出:我们不需要担心有一天机器人会“接管世界”,我们必须担心的是,有一天人工智能会利用人类的弱点,操纵我们的行为,最终毁灭人类。 《智能大反攻》则设计了人们为了联网自觉钻入“人类趣味舱”,一个个被输送进火箭、发往外太空的终极危机。 无数“人类趣味舱”在空中形成输送带,打造了漫天的莹莹蓝光。 而那正预示着人类的末日。

输送带下,凯蒂老妈感叹:“谁能想到高科技公司会不以我们的利益为重呢?”趣味舱里,高科技公司前高管哀鸣:“原来盗取人们的个人信息、将其提供给人工智能、形成不受管制的技术垄断,是一件坏事啊!”  又一次,讽刺消解了沉重。

  再回顾《智能大反攻》这一豆瓣电影选用的中译片名:到底是人工智能反攻人类?还是人类反攻人工智能?还是人类用人工智能反攻人工智能?暧昧模糊之间,这一中译片名反倒显得比其他片名更为巧妙贴切了呢。

(李悦)(责编:常邦丽)。